• 第294章:谁忠谁奸?
    发布日期:2019-07-21 04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她觉得,现在秦夜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曾经的萌新阴差现在竟然敢用这么大不敬的语气警告一位判官!

  秦夜沉吟着站起来了,脸色肃然。其他人也缓缓站起,所有人都凝重地看着这张地图,心情说不出的复杂。

  压力太大了面对着他们,就像面对华国几千年的历史,一想到有可能和这些人为敌,实在让人夜不能寐。

  “唯一的好消息,是所有外派大使,封王,都不会超过判官。”阿尔萨斯肃容开口:“可惜斩杀归天蛊无法获得功勋,否则如果你达到了判官等级,我们还能多一分底气。”

  秦夜深深看着这十二个名字,忽然道:“怎么没有宋武帝?他不是汉阳王吗?”

  “宋武帝是封疆大吏,但,他是最特殊的一个。”阿尔萨斯道:“你知道么,他身上有第二代最强阎罗王的封印,非对方亲允不得升官。就怕他有朝一日达到府君甚至阎罗级别之后无法控制,所以,他不在十二天罗之内,应该是凌驾十二天罗之上,但确实是封疆大吏。”

  秦夜长出了一口气,朝着两位老教授抬了抬下巴:“两位,给我们分析一下?”

  华国周围竟然有十三股势力,卧榻之旁,本来都是一些服侍主子的仆从婢女,但现在他们看向卧榻的目光,还有几人敬畏?

  所有工作开始之前,必须明辨敌我。拉一批打一批,这样,年底大朝会,才能赚取更多的利益。甚至迎接几位封疆大吏回归故国!

  “是。”两位教授对视了一眼,轻咳一声道:“其实,这份地图并非无迹可寻。按照古代帝王的心术,越远的地方,越要忠心手下。越近的地方,才会放置难以控制的王侯。比如宋武帝刘裕,这一位封地汉阳,距离东三省一步之遥”

  她突然站了起来,负着手踱步几次,沉声道:“东三省,常驻阴兵十二万。由徐达将军带领。应该就是为了监视宋武帝和东瀛地府。毕竟从东三省前去这两个地方,都不过几个小时功夫。”

  “是。”李教授指着地图说道:“您看,首先是堂明王周公瑾。位于老挝,地方不大。但是和华国交界。我认为周公瑾恐怕有不臣之心!”

  没人开口,实际上,接受这种历史华国名人,对华国地府有了觊觎之心,这相当困难。

  “当然,这只是一个方面,因为老地府给周公瑾的地盘不大,物资不丰沛,很显然是限制对方的发育。对真正的忠心之人,恐怕不会放到这种地方,但还有一个可能”

  两人对视了一眼,安教授开口道:“就是周公瑾确实忠心,因为老挝位于越南,泰国,缅甸,华国四国交接之处,坐镇这里的,必须要一个强有力且绝对忠诚的人!如果是这样周公瑾有70%的机会,会选择回归地府。”

  “其实,对于周公瑾此人,相当难以判断,因为他所处的年代,效忠势力并非大一统王朝,一般大一统王朝的名将,会对华国有更多的归属感,但周公瑾所在的东吴被灭于晋朝大人恕我无能,实在分析不出周公瑾对地府抱着怎样的心态。”

  “是,大人再看,方腊王郭子仪,柔佛王班定远,吕宋王杨继业,星洲王王猛,三佛齐王韩擒虎,泥婆罗王于谦,这六人,封地都距离华国极远。可以肯定,起码当时,他们对老地府都忠心耿耿,更重要的是,大人,这几个人都身处大一统王朝,而杨继业,于谦,都是出了名的忠心。郭子仪,班定远,王猛,韩擒虎皆是当朝擎天白玉柱。我认为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两位教授叹道:“如果他发现老地府崩溃最坏的情况,是会联系印度地府,一位这种等级的高官如果彻底倒向那边后果不堪设想!”

  如果说,周公瑾白起看不清,杨继业,于谦,郭子仪,班定远,王猛,韩擒虎这六人可以尝试拉拢那么,十二天罗十二去其七,剩下的

  马伏波,高长恭,常遇春,察罕,再加上宋武帝刘裕它们就是距离华国最近的封地!换句话说,是老地府最不放心的人!

  看到秦夜的目光,两位教授也明白,立刻解释道:“高长恭此人,并非出身于大一统年代,而是出身于北齐,他死于鸩杀,而且是被君王坐罪鸩毒,他本心中就对统治者保持着绝对的距离,我认为,这一位很难拉拢。我推测若非老地府大势已成,他又不愿意背叛华国加入异族,这才勉强接受了越南封地。”

  “刘裕不用说,身为帝王绝不愿意雌伏人下。察罕也不必多说,身为华国历史上最大疆土的帝国名将阴灵,他对于汉人的看轻是骨子里的。当然会被老地府放在眼皮底下。而马伏波将军生前享尽荣华,但死后因为帝王猜疑,老坟都不敢入,其夫人六次向皇帝上书,皇帝才允许安葬马援。直到马夫人死后,才允许据土为坟,建筑祠堂。”

  李教授长叹道:“死后有灵的他,肯定看到了这一切这几人恐怕没有拉拢的可能。”

  可惜了秦夜暗叹一声,抛开白起和周瑜不说,起码这几人,他目前已经暗定为对手。

  安教授皱眉道:“但最让我们疑惑的是常遇春大人的领地,为何距离华国如此之近?”

  “当初朱元璋杀光所有功臣,唯独不碰常遇春。常遇春也是四十岁病逝按道理说没有任何怨恨或许是这几百年来,人心变了?所以封地也变了?”

  秦夜站了起来,负着手缓缓走在地图之前,织田信长充满战意的目光死死盯着秦夜,他身体里,一种名为好战因子的细胞,已经在欢呼雀跃。

  所以他很清楚,日本的战国,对比起华国纷争的历史不过沧海一粟。每一次华国史记,他都长叹生不逢时,而此刻自己竟然有能和常遇春,马伏波,察罕,高长恭,甚至周瑜白起等人一较高下的舞台!

  秦夜一直没有开口,村井贞胜终于忍不住了,踏前一步,半跪于地朗声道:“主公,织田家请战!”

  织田信长也按捺不住了,拱手道:“秦大人,织田家愿倾力防守新地府安危!”

  秦夜终于抬起头看向天花板,忽然冷笑道: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不过信长公,你恐怕要失望了,最近起码二十年,我们不可能交手。”

  秦夜舔了舔嘴唇:“二十年后本官会一一收回故土!然后圆你统一日本的梦!这是我的承诺,我牢记于心。”

  一旦收复他们,凭着华国阳间的人口基数,阴兵会膨胀到一个可怕的地步,尤其还有这么多名将领军,或许他可以不止肖想日本

 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发展啊倾尽国力收服失地有什么用?还不是让人趁虚而入?秦夜头痛地叹了口气,不够强怎么办?忍着呗。今年年底大朝会,就是忠奸明辨的时候。

  “诸位。”他凝重看向所有人:“现在,大家已经明确我们要面对的对手了。”

  “大典你来操办,具体的我不管,要什么自己去拿。但下个月如果我不满意,那你的官位也就到头了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他看向两位教授:“李教授,安教授,还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帮忙。”

  说完了一切,秦夜看向所有人,肃容开口:“诸位,多的话我不用说。年底之前,我要一个欣欣向荣的地府!让那些不臣之人看看,哪怕我现在不如你,几十年后,地府就是地府,正统就是正统!皇道就是皇道!只有我们,才能代表整个华国阴司!”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