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后汉书 赵广汉传 的译文
    发布日期:2019-07-10 04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赵广汉字子都,涿郡蠡吾人,蠡吾以前属于河间郡。年轻时为郡吏、州从事,以廉洁通达、才识敏捷、礼贤下士闻名。经考核为阳翟县令。因为治行优异,调升为京辅都尉,守京兆尹。恰逢昭帝去世,新丰人杜建做京兆掾,护作平陵方上。

  杜建一向豪侠,宾客为奸利,赵广汉闻知此事,先婉言劝告。杜建不改,于是收捕法办。中朝贵人和地方豪强为他多方说情,赵广汉终无所听。杜家宗族和宾客策划劫狱救他。赵广汉完全掌握了他们的计谋和主谋的居止动向,派吏告诉他们说:“你们如果计划这样做,将一并灭除你家。”

  命令几个官吏将杜建押到街市斩首,没有敢靠近的人。京城里的人都称赞他。赵广汉升颍川太守。郡中大族原氏、褚氏宗族横恣,宾客犯为盗贼,前任二千石不能擒制。赵广汉到任几个月后,杀掉原氏、褚氏首恶,郡中震栗。

  赵广汉字子都,涿郡蠡吾人也。以治行尤异,迁京辅都尉,守京兆尹。会昭帝崩,而新丰杜建为京兆掾,护作平陵方上。建素豪侠,宾客为奸利,广汉闻之,先风告。建不改,于是收案致法。

  中贵人豪长者为请无不至,终无所听。宗族宾客谋欲篡取,广汉尽知其计议主名起居,使吏告曰:“若计如此,且并灭家。”令数吏将建弃市,莫敢近者。京师称之。

  是时,昌邑王征即位,行,大将军霍光与群臣共废王,尊立宣帝。广汉以与议定策,赐爵关内侯。迁颍川太守。郡大姓原、褚宗族横恣,宾客犯为盗贼,前二千石莫能禽制。广汉既至数月,诛原、褚首恶,郡中震栗。

  赵广汉,曾任守颍川郡太守、京兆尹。在颍川郡任太守期间,是赵广汉前期治理的最佳阶段,他不畏强权,精明强干,刚到任的几个月时间,就做了两件大事:一是打击豪门大族的势力,缓和社会矛盾;二是加强地方管理,转变当地的不良风气。

  赵广汉在担任京兆尹时,表现出高度的责任心,处理各项公务,往往通宵达旦。并且善于思考,讲究办事效率。在其治理期间,京兆地区政治清明,官属和百姓无不交口称赞。

  但京兆尹的职责在于管理京城,因在天子脚下,日常处理政务容易得罪皇亲国戚和当朝显贵,所以,虽然赵广汉算得上是一位京城行政官中的佼佼者,也仍然落得被腰斩的下场。赵广汉任京兆尹期间,为官廉洁清明,威制豪强,深得百姓赞颂。

  《资治通鉴》所记“京兆政清,吏民称不容口”,是对赵广汉最好的评价。赵广汉是中国古代十大清官之一。

  赵广汉为人刚强有毅力,精于吏职。同(下级)官吏及百姓见面,有时候可以通宵不寐直到天亮。他尤其善用钩距这种方法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。钩距的方法是这样:如果想知道马的价钱,就先问狗的价钱,接着问羊的价钱,牛的价钱,最后再问马的价钱,反复比较、检验这些价钱,按照事物种类不同加以度量,这样就可以知道马价的高低,(结果)不会偏离实际情况。(这种方法)只有赵广汉能够运用得很精妙,其他仿效者都比不上他。(赵广汉)对郡中里巷盗贼和行为不轨者的藏身匿居的处所,对(下级)官吏即使轻微的受贿行为,全都了解。长安的几个年轻人在里巷中一个极其隐蔽、无人居住的房子里会面,商量一起抢劫(的事情),坐下来还没说完,赵广汉派的吏员(就到了),逮捕了他们,(经过审讯,那些人)全部承认犯罪事实。富人苏回充任郎官,有两个人劫持了他。时间不长,赵广汉就带人到了劫人者的家里,自己站在厅堂前面,让长安丞龚奢敲门,告诉罪犯说:京兆尹赵君请求两位不要杀害人质,人质是皇上的侍卫人员。释放人质,不要抵抗,束手就擒,官府会好好对待你们的。如果幸运,碰上朝廷发布大赦的诏令,还可能免除刑罚。”两个罪犯非常惊讶,(平日)又听说过赵广汉的威名,立即开门从正屋出来,到堂下向赵广汉磕头(认罪)。赵广汉跪着感谢说:非常幸运,你们没有杀害郎官,这是对我的厚意。”他把罪犯送到监狱,嘱咐吏员细心照顾,供他们酒肉。到了冬月,要将他们处死时,赵广汉还事先为他们准备好棺木和收殓下葬的用具,并派人告诉了罪犯,两个人都说:死了没有任何遗憾。”

  展开全部原文:(赵)广汉为人强力,天性精于吏职。见吏民,或夜不寝至旦。尤善为钩距,以得事情。钩距者,设欲知马贾,则先问狗,已问羊,又问牛,然后及马,参伍其贾,以类相推,则知马之贵贱不失实矣。唯广汉至精能行之,他人效者莫能及也。郡中盗贼,闾里轻侠,其根株窟穴所在,及吏受取请求铢两之奸,皆知之。长安少年数人会穷里空舍谋共劫人,坐语未讫,广汉使吏捕治具报。富人苏回为郎,二人劫之。有顷,广汉将吏到家,自立堂下,使长安丞龚奢叩堂户晓贼,曰:“京兆尹赵君谢两卿,无得杀质,此宿卫臣也。释质,束手,得善相遇,幸逢赦令,或时解脱。”二人惊愕,又素闻广汉名,即开户出,下堂叩头,广汉跪谢曰:“幸全活郎,甚厚!”送狱,敕吏谨遇,给酒肉。至冬当出死,豫为调棺,给敛葬具,告语之,皆曰:“死无所恨!”

  译文:赵广汉为人刚强有毅力,精于吏职。同(下级)官吏及百姓见面,有时候可以通宵不寐直到天亮。他尤其善用钩距这种方法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。钩距的方法是这样:如果想知道马的价钱,就先问狗的价钱,接着问羊的价钱,牛的价钱,最后再问马的价钱,反复比较、检验这些价钱,按照事物种类不同加以度量,这样就可以知道马价的高低,(结果)不会偏离实际情况。(这种方法)只有赵广汉能够运用得很精妙,其他仿效者都比不上他。(赵广汉)对郡中里巷盗贼和行为不轨者的藏身匿居的处所,对(下级)官吏即使轻微的受贿行为,全都了解。长安的几个年轻人在里巷中一个极其隐蔽、无人居住的房子里会面,商量一起抢劫(的事情),坐下来还没说完,赵广汉派的吏员(就到了),逮捕了他们,(经过审讯,那些人)全部承认犯罪事实。富人苏回充任郎官,有两个人劫持了他。时间不长,赵广汉就带人到了劫人者的家里,自己站在厅堂前面,让长安丞龚奢敲门,告诉罪犯说:“京兆尹赵君请求两位不要杀害人质,人质是皇上的侍卫人员。释放人质,不要抵抗,束手就擒,官府会好好对待你们的。如果幸运,碰上朝廷发布大赦的诏令,还可能免除刑罚。”两个罪犯非常惊讶,(平日)又听说过赵广汉的威名,立即开门从正屋出来,到堂下向赵广汉磕头(认罪)。赵广汉跪着感谢说:“非常幸运,你们没有杀害郎官,这是对我的厚意。”他把罪犯送到监狱,嘱咐吏员细心照顾,供他们酒肉。到了冬月,要将他们处死时,赵广汉还事先为他们准备好棺木和收殓下葬的用具,并派人告诉了罪犯,两个人都说:“死了没有任何遗憾。”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