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上门女婿将妻子乱刀砍死 当天恰是妻子前夫祭日
    发布日期:2019-07-02 05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016年1月2日,渭南某县,一上门女婿将妻子乱刀砍死,当天恰好是妻子前夫去世三周年祭日。去年9月,咸阳某县,一上门女婿砍死自己的妻子,当时妻子已有8个月身孕。

  华商报记者在上述两县调查发现,两县近些年发生的上门女婿杀妻或被杀的案件约有10起。

  2016年1月2日,陕西渭南某县发生一起凶杀案。因为家庭矛盾,43岁的黄某给前夫过三周年祭祀的时候,被45岁的再婚丈夫、上门女婿孟某杀害。黄某两个女儿一个10岁一个6岁,依偎在血泊中的妈妈身边放声大哭。

  他是蓝田县灞塬人。孟某28岁时,和同村一姑娘结婚。妻子一直在外打工,孟某在家务农。后来,他们有了女儿。

  有一年,孟某给妻子在西安租好房屋,可他发现妻子竟然和工地上一个小老板同居。他苦苦相求希望妻子回心转意,结果妻子却将他起诉到法院要求离婚。

  2010年前后,妻子第二次起诉离婚。法院判决双方离婚,孩子归孟某抚养。孟某说,孩子目前在西安上技校。

  2013年,孟某在西安打工时,认识了渭南小伙小李。小李说自己的三叔刚去世,撮合孟某到三婶黄某家上门。孟某和黄某很快就结婚了。

  “结婚时要6万元的彩礼钱,我只有4万元,丈母娘和妻姐借给了2万元,凑够6万元后,我们终于结婚了。”看守所里的孟某说,结婚不久,孟某就还了妻子娘家2万元钱。

  两人都在西安上班,且相距较远,2014年,黄某和孟某分别在西安租了房子住。此后,孟某发现妻子的手机微信上似乎有个男子,两人关系暧昧。

  孟某追问过,黄某说是一般朋友。有一次,孟某前往妻子租住的房间时,房东提醒他,说经常有个男人在妻子房间过夜。在孟某的追问下,黄某说是她的哥哥,这令孟某很是怀疑。

  时间到了2015年。一段时间里,黄某倒是经常来孟某租住的房屋小住。孟某说,妻子来了后就是要钱,拿到钱后就几天不见人,没钱就来了。有时是一个骑电摩的男子送她回来,这让孟某再次起了疑心。

  但最令孟某不能接受的是,他多次一人回到渭南的家里,同村居住的丈母娘有钥匙,就是不给他开门。

  “有时候蒸的馒头都不给我吃”,孟某觉得,自己在这个家就没有温暖,就是一个干活赚钱的机器。

  从2015年3月份开始,黄某电话倒是能打通,但就是见不到人。问急了,黄某就说离婚吧。

  2015年10月,孟某回到渭南后,终于见到妻子,他说自己甚至给妻子跪下相求,希望能凑合一起过,但妻子仍表示要离婚。

  黄某的前夫李某是个老实巴交的人。李某的哥哥老李说,弟弟夫妻二人曾经在西安卖水果,后来回到家里种西瓜,“可能弟媳妇黄某一直看不起丈夫”,2012年4月份,李某因为和黄某吵架,把自己反锁在西瓜大棚里服下了一瓶安眠药。

  2013年11月份,夫妻二人再次吵架,李某一气之下喝完了一瓶子敌敌畏,最终不治身亡。

  2016年1月2日,李家决定在这一天给李某办三周年祭祀——“脱服”。在关中很多地方,都非常重视“脱服”,这是一项很重要的祭奠活动,意味着对死去的亲人守孝3年结束了,可以脱下身上的孝服了。

  今年元旦,孟某回到渭南家里,想着能见到妻子。他看着自己曾经付出过心血装修的房屋院门紧锁,一怒之下踢开大门。

  黄某的娘家人立即找来村干部,怒斥孟某为何破门而入。“我虽然是上门女婿,但这也是我的家呀”,看守所里面,孟某委屈地说。

  孟某说离婚可以,但是彩礼钱必须要退。最后老李说,让黄某退3万元给孟某,就算了事。“但是,黄某一分钱不退”,老李如此说,孟某也说他感觉很绝望。

  早饭时间,孟某和老李的四弟喝了一点白酒。黄某和李家的客人陆陆续续到了,12点前,大家都前往坟地祭奠死去的李某。

  “我拿出一把刀,问她到底退不退钱,她说不退。你不给我活路,我也不让你好活”,孟某持刀砍向妻子。

  门外的两个女儿,一个10岁,一个6岁。两个孩子曾经目睹了爸爸服毒自杀的场面,这次再次目睹了妈妈倒在血泊中的惨景。

  砍了八九刀后,孟某用自己的手机拨打110报警,然后用刀砍向自己的手腕,想自杀。

  看守所内,孟某多次询问前来的刑警,“她怎么样,好着没?”刑警含含糊糊没对他说实情。

  1月6日,陕西咸阳某县的一个村庄异常冷清,几只老鸹在树上“呱呱”叫,村里传出的丧事唢呐声更增添了悲凉。50多岁的村民张军利作为乡里乡亲也前来为丧事家主人帮忙,低沉的哀乐同样牵起了他的伤心事,前不久他家发生了一场变故——入赘不到一年的女婿用菜刀砍死自己的大女儿,当时大女儿已有8个月身孕……

  32岁的明朗出生在延安一个山区小县,家里只箍了三孔窑洞,兄妹四人在这里度过了艰苦的童年。因为家里穷,兄弟几个早早辍学,出门打工补贴家用。

  “弟弟明朗二年级没上完就辍学,只认识一些常用的汉字,会简单的加减运算。”1月6日,明朗的大哥王延伟接受了华商报记者的电话采访。他说,干了几年的钻井工,明朗年龄越来越大,哥哥们都成了家,他的婚事成为家人的心病。

  2014年11月的某一天,县上有人给明朗提了门“亲事”,女方是双女户,家在咸阳,问他愿不愿意“倒插门”。很快,二人在媒人的撮合下见面,明朗和丽丽“一见钟情,相谈甚欢”。

  “丽丽和明朗的恋爱,我不反对也不支持。丽丽在和明朗交往之前有过不幸福的婚姻。一次是和淳化小伙马上要结婚了,女儿提出两人性格不合,要求退婚;另一次是和本村的小伙结婚一年,有了孩子后因一件很小的事离了婚……女儿的婚事我一直很头痛,她的性格比较执拗,且认死理,在女儿的婚姻问题上,我一再表示不要和我们老两口住在一起,即使要结婚,也不要在我们家办婚事。”谈及女儿与明朗认识和相恋,张军利记忆犹新。

  “明朗结婚在我们村也算是办的大事,很是风光。光是婚纱照就花了5000余元,彩礼5.6万元,媒人的介绍费、房间的布置、装修、家具等总计13.6万元。”说及弟弟明朗的结婚大事,明朗的二哥王小伟说全家人几乎全力以赴,弟弟到关中给人家做上门女婿,也不能让对方看不起。

  据办案民警介绍,新婚不久小两口就有了一次冲突。正月十六,明朗干完活未清洗便扑通倒在床上,这让爱干净的丽丽非常不满,“滚下去,别到我的床上”,丽丽连唬带骂将明朗赶到沙发上。明朗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,次日便奔赴陕北油田工作。

  明朗一有空便将手机带到高高的山头,因为那里信号好,可以给牵挂的人打电话,可每每打通电话,丽丽表现出的不是不耐烦,便是牢骚满腹。

  “明朗不打招呼回家,本想给老婆惊喜,但往往换来的是老婆的不解和埋怨。”办案刑警赫凯告诉华商报记者。

  对于明朗回家不打招呼,丽丽的父亲张军利颇有微词。他说,明朗回家经常连个电话都没有,“如果提前打电话,家里好歹到镇上买一些肉和蔬菜。”

  “今年,陕北油田的生意非常不好,工资长期拖欠,考虑到丽丽怀孕,家里前后四次给丽丽寄钱,有1.3万元。”王延伟说,让他记忆犹新的2015年7月27日,明朗回老家在父母面前闷不吭声。“我将明朗叫到我们家时,发现他愁眉苦脸,头发不洗,整个人十分邋遢,见了面抱头大哭,说是丽丽家人欺负他。”想着年轻夫妻难免会磕磕碰碰,王延伟特意给弟妹丽丽打电话,安慰丽丽说:“你们刚结婚,现在有孩子了,有什么过不去的坎,有什么苦大哥和二哥帮你们担着,你们好好过日子,生孩子坐月子的钱和满月宴费用我给你们承担。”王延伟说。

  “二人结婚后,男方长期在外打工,平均一月回来一次,回来不是在后院居住,就是在沙发上窝着,长期分居,感受不到家的温暖,更为主要的是每次出门都是懊恼离开。”办案民警赫凯补充道。

  2015年9月7日下午,明朗背着行李回到家,站在大门外卖葡萄的丽丽一见面就骂“你回来干啥?滚出去!”明朗没有理睬,放下行李到葡萄园干活去了。这是明朗后来告诉办案民警的。

  “晚上,明朗告诉我说丽丽对他不好,老是谩骂,不让他进门。”张军利回忆起事发前的三日,明朗给他告的状。他劝明朗,丽丽怀孕期间,思想负担重,让明朗多迁就忍让,等孩子生下来他们老两口就解决他们小两口的事情。

  7日晚上,明朗一人在一家网吧用汉语拼音打出一封情书,然后照着电脑屏幕用笔和纸抄了下来。里面记录着他们自认识后的生活点滴和自己的困惑等。这封情书最终也没有打动丽丽。

  当晚,明朗和丽丽再次谈到他们的婚姻。丽丽主意已定,一再表示“离婚并打掉孩子,无从商量”。明朗十分无奈,他再次打通了大哥的电线时,接受电话采访的王延伟在电话那头声音哽咽:“我怎么也没想到弟弟的处境这样难。”他回忆到,弟弟说丽丽要和他离婚,并要打掉孩子,他觉得自己花了这么多钱娶媳妇一年不到就要离婚,实在没脸见家人。

  去年9月9日一大早,明朗徘徊在西安到延安的高速路口,准备回家取户口本,和丽丽离婚。在等车期间,明朗再次给大哥和二哥打电话哭诉。王小伟电话中还劝说,过不到一块就别在一起,至于结婚的彩礼钱别放在心上,钱没了人在比什么都好。

  明朗给丽丽打了十几个电话,丽丽没有接听,也没有任何短信回复。他一气之下,便坐着出租车回到了家。沙发上,丽丽正在用手机玩着游戏。“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?”明朗质问……

  明朗随后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菜刀,丽丽说:“你还想杀我,来来来。”“那我们找阎王爷商量!”明朗拿着菜刀劈头盖脸向妻子砍去。看着瘫倒的妻子,他用打火机点燃了他们二人曾经的亲密照片,还有那用拼音书写的情书。随即他用菜刀在自己的左手腕上狠狠地剁了三刀,并用手机拨通了110。后经鉴定,丽丽因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  民警王涛说,在带明朗指认现场时,透过缭绕的香火,他看到供放在桌子上丽丽的照片,目光在此停留了片刻,眼中噙满泪花,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妻子或许是为了没有出生的孩子。同时明朗告诉民警,案发后最为愧疚的是对不起老丈人张军利。

  明朗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检察院批捕,目前,该案件已移交法院。后来民警进行司法鉴定,丽丽的身孕已经8个月,是个男孩,经DNA比对,确实是明朗的儿子。(因为牵扯到个人隐私,部分当事人为化名)

  华商报记者在咸阳和渭南各选一个县调查发现,两县近些年发生的上门女婿杀妻或被杀的案件约10起。对此,华商报记者采访了陕西妇女研究会原理事、西安文理学院心理学教授李景华。

  “上门女婿杀人从表面上看是一种违法行为,但行为背后有着深刻的社会、文化和心理根源。”李景华说,一些上门女婿难免有寄人篱下之感,心理上是失衡而自卑的。如果发生矛盾,心理较量中,女方及其家人往往会形成合力,共同对抗男方,对男方进行心理欺负。上门女婿的负面情绪得不到宣泄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不满引发愤怒,愤怒越积越多,终有一天,会因为一个具体事件爆发出来。

  李景华建议:首先,夫妻要改变“男人进女家没出息”的传统观念。女方要能体会到男人为婚姻所做的牺牲,在家庭生活中要体谅男人的难处,注意维护丈夫的自尊心。其次,婚后女婿就是家人,岳父岳母要把女婿当做家人看待。当女儿和女婿发生矛盾时,不能干涉过多,要把解决问题的机会交给他们自己,不能全家齐上阵,把夫妻矛盾演变成家庭矛盾。再次,作为上门女婿,要尽快融入新家庭中。还要注意自己心态的变化,多结交朋友,向朋友宣泄负面情绪,减少愤怒的发生和累积。当夫妻矛盾难以化解时,可寻求心理专业人士帮助。 本版稿件由华商报记者 崔永利 采写

Power by DedeCms